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清華大學數學系系友會
清華大學數學系系友會
79級張德健教授專訪

     採訪 10級譚士浩

  仔細的在黑板上書寫公式,輕鬆的與大家談論數學,眼前的這位教授與我所認識的許多老師並沒有什麼不同。但當他道出當年在清華的點點滴滴,以及勉勵所有學弟妹的話語後,我開始對這位教授感到好奇。一場主題為「反璞歸真」的演講領著我們走過了教授幾十年的足跡,並讓我們體會了學長對學弟妹們的期許以及關懷。基於想更深入了解這位教授,系刊訪談小組便規劃了此次訪談,專訪這位來自79級的學長 --- 張德健教授。

 

奮鬥的故鄉~新竹清華園

 --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個非常主動、非常認真的學生

  張德健教授為清華大學數學系79級的學長。學長因為從小數學不錯,在高中時也發現自己熱愛數學,因此上大學時只選擇了數學系以及物理系兩種志願。學長回憶他在清華的日子時提到,那時候的數學系,同學們經常參加課外的活動,例如與物理系一起踢足球,或者是跟其他學校聯誼等等。當時還蠻流行所謂的溪阿縱走—從溪頭走到阿里山的健行,常常會有許多學校一起辦類似的聯誼活動,讓大家能多認識其他學校或是其他系所的學生。」

  當年的清華數學,人人都很用功,不僅學生們很努力,教授們認真的程度也不輸給學生,即使到了晚上仍然燈火通明,許多老師都還在研究室裡做研究,這樣的景況讓學長印象特別深刻。那時的數學系系館在現在資電大樓的位置,老師們的辦公室跟教室、圖書館都很近。只要課業上有問題或者是單純想找老師聊聊天,即便是假日或是寒暑假都可以很方便的找到老師。因此學長把握住這些資源,常常利用自己有空的時間去找老師討論問題,讀一些文章,把自己學的觀念講給老師聽。當時教授微分方程的李大中老師曾說:「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個非常主動、非常認真的學生。」

    在學長大四時,正逢王懷權教授從Princeton進修完回到清華。當時學長修習了王懷權教授的《調和分析》。王老師把學長帶入了一個新的數學領域,這個領域幾乎把所有的分析學問都結合在一起,自此使學長產生日後到Princeton跟當代調和分析的大師E.M. Stein繼續學習的決心。於是,學長訂下了目標,也考上了清華數學研究所,一方面跟著王老師繼續學習,二方面尋求到Princeton留學的機會。不盲目躁進,也沒有好高騖遠,學長認真扎實的打好自己的基本功,一步一步的完成自己所訂下的目標。

 

數學之都~Princeton

--當時Princeton有許多當今的大師以及Fields Medal的得主。像Wiles也在那邊,雖然那時還沒有解出費瑪最後定理;John Nash也在那 裡,再加上旁邊的Institute for the Advanced Study,整個Princeton臥虎藏龍的人真的是非常多。

  數學界常有人說「學武功,上少林;學數學,去Princeton。」在當時那個年代,全台灣還沒有數學系所的博士班,所以出國風氣鼎盛。學長於清華數學研究所畢業後,拿到Princeton的全額獎學金便出國留學。在剛到之初,學長受到在那邊訪問完的賴恆隆老師許多幫忙,也受到當時Princeton數學系系主任項武忠老師及項太太的許多照顧;那時林文雄老師也在Princeton Institute進修,常常請留學的許多同學吃飯,學長跟程守慶教授在同一間研究室一起學習。

  學長提到:「當時Princeton有許多當今的大師以及Fields Medal的得主,像Charles Fefferman與William Thurston。而Andrew Wiles那時是我們的Director of Graduate Study,雖然那時還沒有解出費瑪最後定理,但他已經是名滿天下;再加上旁邊的Institute for the Advanced Study;有趣的是,John Nash也在那裡,當時誰也想不到他會在1994年得到諾貝爾經濟學獎,整個Princeton臥虎藏龍的人真的是非常多。」使得Princeton人才濟濟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想去Princeton學習的人大多是知道自己想讀數學,很少有被父母逼去、或只是想要先去讀看看再做打算的這類學生。那時學長的同班同學後來出了不少有名的人物:像是拿到MacArthur Fellowship的姚鴻澤院士,以及解決Kepler Conjecture的Thomas Hales等人。因為在那樣的環境下大家都會彼此激勵、競爭,所有人都會非常努力的學習,去激發出自己無限的創意進行研究。

  Princeton沒有規定必須修多少課程才能畢業,修課都是學生自發性去選擇的,要拿到Princeton的博士學位只有兩個要求:通過博士資格考以及繳交論文。並所以同學們間常常會模擬資格考的情況來互相演練,也有很多同學組student seminar去討論一些想研究的問題,在那邊整體讀書或研究的環境都是最棒的。而教授授課的課程名稱雖然每一年都一樣,但內容是不一樣的。授課的老師會把他當下做的研究內容擺到課堂上教,所以學到的東西都是最新的。學長提到:「我修了Stein教授三年的《歐氏空間上的調和分析》,以及Fornaess 教授四年的《多元複變函數》,學到的都是當時老師們正在update的研究。」除了可以接觸到最新的問題,Princeton數學系還有另一個特色:每天下午固定舉辦的茶會。系上會要求大家出席這個下午茶會。在茶會時間裡,可以看到數學系所有的同學以及老師們,有些同學就邊喝茶、吃餅乾,邊玩puzzle或是西洋棋;有些同學會藉這個機會跟老師們討論數學問題等等。因為舉辦茶會的房間旁邊就有黑板,所以邊喝茶邊討論數學的情景也處處可見。學長說:「第一次去茶會時,整個房間裡只有三個華人同學,當時因為跟大家都不大熟,所以幾乎都站著不講話。而第一個主動跟我聊天的教授就是John Nash。他可能是看到華人同學比較好奇,所以就自己跑來找我們聊天了。」

  Princeton被譽為美國四大美麗的學校之一,附近很多優美的環境。學長平日除了讀書上課外,有時也會跟朋友去附近遊玩、採蘋果、抓螃蟹等等,舒緩壓力以及調劑身心。在Princeton拿到博士學位後,學長與他的指導教授Stein一起到Berkeley的MSRI進修、研究。然後到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任教,那時劉太平院士、魏慶榮教授(後返回中研院統計所)、現任教於香港科技大學的勵建書教授,以及現任中正大學校長吳志揚校長都在那裡任教,非常之熱鬧。之後,學長在1998年轉任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

Fine Hall左圖為Princeton 數學系的系館 Fine Hall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學習的態度

--只要基礎練的夠扎實,內力修的夠渾厚,那就像神鵰俠侶裡,楊過拿著玄鐵重劍般:重劍無鋒、大巧不工,讓你能夠有本事應付各種突發情況

   學長認為大學生還是要多花時間在課業上,畢竟這是作為一個學生應有的本分。不要把「我將來不是要走數學這條路」當作藉口而不唸書,畢竟很少人在進大學前就已經確定自己要讀什麼系所、將來要走什麼路。但是年輕人的可塑性很強,進來大學後再找尋自己的方向也不遲。不過也不要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課本上,必須要有適當的活動去平衡自己的壓力。就像金庸先生的大作《天龍八部》中,蕭遠山跟慕容博兩個人因為只顧著修習少林七十二絕技,而沒有以禪學適當的調和,導致多年後身體跑出許多病徵來;或者像John Nash一樣太過沉浸於學問上,沒有其他的心思去做別的事,長久下來累積了過多的壓力,之後精神異常。學長強調,在讀書時要像天龍八部裡無名老僧般選擇適合自己的課外活動去參與,適當的調劑自己的身心,才能讓學業以及健康各自平衡的發展。 

    學習數學從來就不是一條輕鬆的道路,想像力很重要。想像力是越年輕越好,所以學長建議我們要多做問題、思考、歸納,與同學討論,把自己的基本功打好,那將來的發展會無可限量。只要基礎練的夠扎實,內力修的夠渾厚,那就像金庸先生的另一部大作《神鵰俠侶》裡,楊過拿著玄鐵重劍重新出發般。當楊過拿著這把「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大鐵條苦練的時候,他發現玄鐵重劍本身既不輕便、也無鋒刃,威力強不強大全取決於使用者自身的內力,由此領悟到過去所學的全真劍法也好、玉女劍法也好,只不過是花拳繡腿的工夫而已。要能服務人群,面對各種人生的挑戰,不是靠外在花俏的招式,而是靠自己平日修練的功夫。所以下的功夫越大越扎實,越能讓你能夠有本事應付各種突發情況,將來越有機會開創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學長特別提到:「相信大家都讀過王守仁所寫的《教條示龍場諸生》,其中講到:『以立志為君子,自當從事於學,凡學之不勤,必其志之尚未篤也。』願以此與大家共勉。」 

    學長提到,他常聽人說:「我是學代數的,所以分析隨便讀一下就好;或者說我是學幾何的,所以才不管機率課教什麼!」但他認為,其實現在的數學,基本上界線沒有畫分那麼清楚。近年來所解決的大問題,都用到數學上各個領域的技巧。我們聽丘成桐院士或蕭蔭堂院士今年暑假在理論中心的演講,便可以看見他們所研究的項目,既包含幾何,又包含分析,更包含代數、群論、拓樸,甚至物理。所以不要先入為主,把自己限制在一個小圈圈,對其他學科存有成見。我想這也是楊過打開獨孤前輩所留下的第四個劍盒:木劍劍盒,其中所寫的幾句話:『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自此精修,漸進於無劍勝有劍之境。』之意境了!這也正是胡適先生所講:『為學要如金字塔,要能博大要能高。』的道理

 

 薪火相傳~給學弟妹的期許

 --我們要對自己有自信心、對別人有感恩的心、對社會有關懷的心

    學長暢談了他對學弟妹的期許和叮嚀:「既然來到這個環境、這個系所,就好好把課修好。如果進來後發現這不是你想要的系所,那大可利用轉系或是轉學考去找尋自己真正喜歡的領域。就算要轉系或是轉學,那也要好好把該念的課程念好,否則我們憑什麼要轉系或是轉學呢。而如果選擇留下,就要好好認真去面對學習,對每一科目都全力以赴。比方說普通物理是很重要的一門科目,它可以幫我們訓練建構模型的能力,世界上有很多行業都需要這種能力。數學系的許多科目除了它專業的知識外,更會在無形中幫你訓練自己的邏輯推斷以及思考的功力。儘管現在看起來是醫科、電機掛帥,數學系好像分數都是很低,但不要覺得自己比別人矮一截,我們要對自己有自信心、對別人有感恩的心、對社會有關懷的心。使得清華數學系所培養出來學生卻是最受人肯定的,對社會有正面且深遠的貢獻,這不也正符合我們的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教導嗎?」

照片左起: 數學系05級呂心宇、10級譚士浩、79級張德健教授、09級吳國禎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